慘上加慘,清朝國考抓到作弊的結果是如此之慘的


前陣子,新聞才報導泰國有考生花78萬買高科技作弊,並且運用智慧手錶和高科技眼鏡,將考題洩漏出去。原本以為神不知鬼不覺,但因為「槍手」太快離場而讓監考人員起疑,才破獲這起大型的舞弊案件,使得同場考試的其他學生也受到牽連,必須參加重考。其實,奇葩的考試作弊自古以來就有,這也讓人很好奇,在資訊不發達的時代,古人是如何嚴懲這樣的作弊行為?
在清朝,人們如果要走仕途,多數必須要經過「科舉考試」,為了讓考試公平,一旦被抓到作弊後,下場都十分淒慘。清朝年間就有三大科場舞弊案,參與的人不是被流放,就是遭到處斬。

清朝科舉考試的作弊小抄便條。(圖片取自歷史大學堂)


清朝科舉考試的作弊小抄便條。(圖片取自歷史大學堂)
辛卯科場案,是康熙五十年發生在江南鄉試的科場案。當年放榜後,有人發現榜上有名的人不是地方首富,就是富二代,中舉的人除了蘇州的十三個,其他都是揚州鹽商的兒子,讓人起疑,於是開始有人以「左丘明兩眼無珠,趙子龍一身是膽」對聯來諷刺主考官左必蕃和副主考官趙晉。後來康熙收到風聲後,開始嚴格調查這件事,經過一年多的審訊後,結果發現舞弊情形屬實,於是趙晉、王曰俞、方名被處斬立決;吳泌、程光奎等均處絞監候;主考左必蕃失察,被革職。
俞鴻圖舞弊案,發生在清朝雍正年間,有個叫俞鴻圖的人,這個人是康熙五十一年中的進士,仕途原本非常順。俞鴻圖在雍正十年時,出任河南學政,主管教育、考試等工作。據清宮檔案載,雍正十一年(1733年)四五月間,俞鴻圖來到許州主持秀才考試,結果與充任提調官的臨穎縣知縣賈澤漢等人密謀,以賈澤漢當時在許州開的一個油店為據點,透過親戚、朋友、師生、同鄉等各種關係,四處「叫賣」秀才。

俞鴻圖後來被腰斬。(圖片取自歷史大學堂)
俞鴻圖後來被腰斬。(圖片取自歷史大學堂)
根據河東總督王士俊追查,在許州經俞鴻圖之手賣出的秀才總共有47名,每賣一個秀才,收銀子360兩到400兩,送給俞鴻圖每名300兩,剩下的銀兩由其他人瓜分。雍正得知後很是憤怒,下令將這些人全都處腰斬。不過,腰斬這種事也是有「潛規則」,如果給劊子手塞錢,他就讓你死的快點;不塞錢,就讓你死的慢點。俞鴻圖死之前不知道自己是要被腰斬,所以沒塞錢,然後死得特別慘,他在被攔腰斬斷後,沾著自己的血在地上連續寫了七個慘字。俞鴻圖的親家叫鄒士恒,俞鴻圖掛掉後,他接了班。他向雍正帝報告了俞死時的慘狀,雍正帝感覺這事太殘忍,下令封刀,腰斬自此廢除。
戊午科場案,為清朝咸豐八年發生的一場科舉舞弊案,因當年是戊午年而得名,考生羅鴻禩賄賂主考官柏葰的家人,同時也賄賂了另外一個主考官,靳祥,以為這樣是雙保險。結果柏葰閱卷的時候,已經把這個貨的卷子訂為副榜,靳祥不服,又給弄到正榜。其實,副榜本來是安全的,因為在清朝的制度裡,正榜的卷子是必須要接受複審的,還有專有名詞叫做「磨勘」。不過,羅鴻禩完全不知情,以為仗著自己家裡有錢,就可以買到一個好官。

清朝的作弊衣。(圖片取自歷史大學堂)
清朝的作弊衣。(圖片取自歷史大學堂)
當時他的考卷被複查的時候,複查的人看了十分傻眼,因為八股文總共不到800字,但他的錯別字就高達300個。雖然複查人員一度想要和柏葰稟報,但又礙於柏葰是兵部尚書、文淵閣大學士,讓他猶豫到底要不要跟這位堂堂副國級幹部「作對」,既不敢駁回,但又怕是自己的失職。所以就把這事向御史孟傳金告發,後來他又把這事報告給皇帝了。咸豐當時一看考卷,也被內容嚇了一跳,但因為柏葰是兩朝元老,還在想這裡邊是不是有什麼誤會。就很謹慎的讓這個叫羅鴻祀的重新考一次,結果羅鴻禩本來就大字不識幾個,寫得亂七八糟,後來這個案子被定為「通關節」,也就是現在所說的「走後門」。當時走後門的考生和參與作弊的主考官共四個人,最後都被咸豐砍了,包括副國級的兩朝元老。


甚至在後來,慈禧掌權的時候,還有人上書說要給柏葰平反。慈禧太后批示:「柏葰不能論無罪,該御史措辭失當。」拒絕了提議,從此到科舉被廢為止,都未再發生大規模舞弊事件。
文章來源:歷史大學堂